亿人娱乐

盛大是一个流氓:过去3年里,22名高级管理人员离开了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9-05-26            浏览:

陈天桥坚持平台梦想的战略层面和行政层面的徘徊一直存在冲突。在这场冲突中,过去三年有22名高级管理人员离职。在这波离去的浪潮背后,这个最强大的腾讯、百度竞赛的大帝国失去了机会,最终演变成了一个仍然在路上的流氓。

陈天桥

22个高管在34个月内离职

壳牌电子公司首席执行官郭朝晖辞职,这是过去三年里高层管理人员离开的冰山一角。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粗略统计的结果显示,在2010年至2012年10月的34个月里,盛大有22位高级管理人员。

在时间方面,2010年有2名高级管理人员,2011年有14名,2012年前10个月有6名。如果按类别分类,盛大游戏公司的6名高管将离任。 2009年收购了3家公司和技术公司,10家媒体和电影公司,以及第6家公司。员工人数为8人;在头寸方面,盛大的关联公司董事长是、CEO或总统的水平高。管理人员11人,占50%,副总裁级别高级管理人员8人,剩余级别管理人员3人。

高管的频繁辞职反映了陈天桥对战略层面平台的整体看法与行政层面的残酷现实之间的偏差。

例如,Cool 6网络拥有最多的高管离开公司,去年3月,Cool6.com创始人李善友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 5月,酷6进行了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达到20%。当他遭到裁员抵制时,Cool6.com的副总裁郝志忠后来炮轰说:陈天桥无法听取他的意见。只要他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

最后,陈天桥强迫他的意志执行。然而,从那时起,在优酷、等同行的压力下,战斗中的酷6变得更具竞争力。根据易观国际智库的数据,在2012年第一季度,酷6在中国在线视频市场综合收入中排名前十。

对此,李智国际首席分析师李智认为,这么多高管离职的原因可能是公司的想法和产品变化太快,他们不同意他们最初的想法。

平台梦再次受阻

今年6月,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长期没有出现,出现在大辞职员工的聚会上,重温了熟悉而陌生的平台梦想。陈天桥说,盛大希望成为一个平台,并已开始接近自己的想象:盛大内容三驾马车(文献、视频、游戏)和盛大在线分拆后(支付公司圣福通、云计算公司胜达云、盛大广告)在一起,建立一个宏伟的三个水平和三个垂直结构。同样在6月,壳牌电子推出了一款盛大的手机。陈天桥打算通过电子书、手机等硬件终端对三横三横结构进行反向整合,从而在终端消费者与盛大商业链之间建立渠道,构建生态链平台。

事实上,这个平台架构并不陌生:2005年,陈天桥推出了一个盒子计划,计划通过电视终端整合宏伟部门,建立一个平台,但遗憾的是死前并没有死亡。

不过,陈天桥没有放弃平台梦想。 2010年,盛大推出了电子书业务,被业界称为第二个盒子计划。平台构建理念没有改变,但是运营商已经从以前的电视终端变为电子书。如今,电子书业务已经走下坡路,从电子书业务中接管平台梦想的手机业务现在与外壳负责人郭朝晖的离职相混淆。

李智的分析认为,陈天桥的平台梦想一直以互联网迪士尼为基础,娱乐是其主流。这种定位并不完全符合互联网变得越来越生活化和工具化的趋势。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下,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人纷纷推出了自己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并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但盛大仍然摇摆不定,并且仍然没有发布着名的移动应用产品。

李智认为,盛大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机遇是盛大文学和盛大创新研究院。然而,由于版权问题,盛大文学对百度的争议刚刚揭示盛大无法进入。它仍然有机会作为内容提供商,但在移动互联网平台上,没有宏伟的位置。

未来在哪里?

盛大是一个流氓:过去3年里,22名高级管理人员离开了

盛大的未来将走向何方?盛大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发言人张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没有回答上述问题。我们将来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但我们现在无法披露。

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毅认为,盛大的展位太大了。当项目失败或停滞时,不是要解决现实中的问题,而是要看另一个项目。他认为,盛大应该专注于做其核心业务而不是盲目扩张。在这个行业中,如果每个企业都是第三个孩子的位置,可能有必要反思它是否应该停止进行减法。

目前,除了文学业务外,盛大连锁的许多子业务已退出业内一流的阵营。即使是盛大游戏大本营的盛大游戏也被腾讯、网易、挤出了行业前三位。更可怕的是,盛大游戏的生存状况仍在恶化。该公司2012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的净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4.4%,同比下降18.6%。